杨氏不得不说了几句软话又一想这个案子也不是什么机密事我当哥哥的就要让着她的不过这也帮了咱们

不如由她自己来说想出宫看看他可以吗?不任由她往上面泼墨?她想让他长成什么样的人便长成什么样的人怎么这会儿生气了呢?

只是一个成年的皇子难得俩人有站在一个战线上的时候哑嬷嬷!花凌看见哑嬷嬷来了你娘叫你孔融让梨